安塞陕之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  1. 弘扬民族文化
  2. 展示腰鼓迷人风姿

全国咨询热线:

13636868384

论信天游“兴”的分类及其特点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18-12-11 二维码分享

“兴”是信天游基本的表现手法。据统计,杨璀先生的《露水地里穿红鞋——信天游曲集》全书415首、1153章,其中上句起兴者413章,超过1/3。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信天游“兴”具有原始性,信天游“兴”与《诗经》具有可比性。因此考察信天游“兴”的分类和特点,对于认识“兴”的发生和内在原理机制均有启示意义。

笔者认为,“兴”作为一种“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”的表现手法,关键在于上句和下句歌意之间的微妙照应及其联想方式。“兴”的联想基本上属于直接感觉、日常经验和句法逻辑相因的简单直观的层面。这三种不相同的联想方式,为考察信天游“兴”的分类和特点,提供了内在依据。

一、由眼前景物即事即景而兴

信天游是劳动人民在日常劳作生活中的歌唱,多由眼前所见事物和景象所触动,产生联想,即事即景而兴。如:

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,

见面面容易拉话话难。

一个在那山上一个在沟,

咱们见不上个面面招一招手。

——《泪蛋蛋抛在沙蒿蒿林》神木

陕北多风沙,男子在野外劳作,常头戴羊肚子手巾以遮挡风沙。歌中这位多情的男子为羊肚子手巾所触动,看到白羊肚子手巾上那三道平行的蓝线距离很近,却永不相交,于是联想到和自己心爱的小妹妹“一个在那山上一个在沟”招手相望,却难以交谈的情景,便情不自禁地唱出了“羊肚子手巾三道道蓝,见面面容易拉话话难”。将一对有情人可望而不可及、似近弥远的内心凄怆和感伤表达得十分感人。再如:

红豆豆开花扯蔓蔓,

新交的朋友面粘粘。

——《新交的朋友面粘粘》靖边

弯弯的月儿穿云过,

勾起心病想哥哥。

——《勾起心病想哥哥》延川

青杨柳树长得高,

人里头挑人就数哥哥好。

——《青杨柳树长得高》横山

三叶叶白菜两叶黄,

想起哥哥泪汪汪。

——《想起哥哥泪汪汪》志丹

安塞腰鼓表演

看到红豆花初开、枝叶蔓延缠绕的景象,自然引发起初恋情人如胶似漆、难舍难离的联想;看到弯弯的月儿从云中穿过,那如弯钩一样的月亮,触动了心弦,勾起了想哥哥的心病。后二章也都是由眼前景象起兴:由青杨柳树的高耸、挺拔联想到哥哥的人才出众;看到小白菜遭受风吹日晒,枯萎发黄,只剩下一片绿叶在秋风中萧瑟,联想到小妹妹“想起哥哥泪汪汪”的孤独和憔悴。

从以上例子不难看出,即事即景兴上句和下句之间的联系并无须经过理智的安排,而主要依靠眼前事物景象之间声色状貌的直接感觉而产生联想,引起下文,是一种所见在是,不谋而感于心的表达方式。这类兴上句和下句之间的感觉联系清晰或隐微的程度有很大差别,较清晰贴切者往往近于比。但无论清晰还是隐微,兴的联想更重气氛和感觉的微妙照应,以引起更加丰富的联想,而不是以具体的形象使这种感觉变得确定和具体。所以,上下句之间即便有某种较实在的意义联系,也不是那么固定僵板,而是虚灵微妙的,这是兴与比主要的区别。试举二例以说明之:

一枝枝绿柳轻风风摆,

小妹妹笑格嘻嘻把门开。

——《为看妹妹远路来》靖边

上句由眼前的景象即景而兴,渲染出一种和谐宁静的气氛。清风拂柳、绿意浓浓,一派生趣盎然的景象和“小妹妹”开门与情人约会的喜悦心情,正交相辉映。

阳洼洼糜子背洼洼谷,

哪搭想起你哪搭哭。

——《墙头上跑马还嫌低》延安

上句只给人一种空间绵延、无处不弥漫之感,与下句“哪搭想起你哪搭哭”相照应。这些兴句的取象都不能与所兴的人事加以明确具体的类比,仅仅是气氛或感觉的协调或关联。

即事即景兴因为歌者处于与事物景象同在的“当下”场合,睹物触景而兴,在有些情况下,上句和下句之间感觉联系和意义关联具有不确定性,形成了有意之兴和无意之兴掺杂在一起的现象,这类兴亦可被看作赋。如:

鸡娃子叫来狗娃子咬,

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。

——《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》绥德

上句既可理解为气氛的渲染,用“鸡娃子叫来狗娃子咬”起兴,与红军哥哥回来的欢庆、喜悦气氛相照应,也可看作是时间和情景的铺叙。再如:

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,

咱们中央红军到陕北。

——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》延安

既用“一道道山来一道道水”起兴,由地貌的广袤联想到红军队伍的壮大和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,又写红军长征走遍千山万水到达陕北。这类即事即景兴和赋往往是相对的,无须作硬性的界定和区分。

二、以日常生活经验的联想为兴

信天游“兴”体中,还有一类主要是凭借日常生活经验而产生的联想。这类联想与生活方式、民俗事象、习俗观念密切有关。如:

荞面圪坨羊腥汤,

死死活活相跟上。


——《死死活活相跟上》横山

“荞面圪坨”是陕北人喜食的一种面食,因荞面性阴寒,故一般不与属凉性的猪肉搭配,而常与热性的羊肉汤搭配,这样才算美食。因此由“荞面圪坨羊腥汤”这一生活经验联想到“死死活活相跟上”。熟悉陕北生活方式的人,自然会对这样的兴“玩味乃可识”。再如:

一碗碗凉水一张张纸,

谁卖良心谁先死。

一碗碗凉水一炷香,

谁卖了良心就见阎王。

——《谁卖良心谁先死》米脂

陕北风俗,老人去世后,孝子端一碗凉水,边走边哭,走至村头路口处焚烧香纸,将水倒掉,碗拿回家扣在墙头,出殡时将碗摔碎。因此用这一民俗事象起兴,引出对“卖良心”者的强烈诅咒。

信天游中还有些“兴”的取象与特定习俗观念有关。按当代《诗经》学者的解释,民歌中这类反复出现的兴象被称作隐语。如闻一多先生就曾指出:“《诗》言鱼,多为性的象征,古男女每以鱼喻其对方。”而“薪”、“葛”、“桑”等植物类兴象作为婚姻和生命繁殖的隐语,多与女性和生殖有关,鸟类兴象则多为男性的象征。近年来,一些当代学者进一步发挥闻一多先生的学说,对《诗经》和民歌中的隐语进行全面研究,“务求能够把周代诗人观察和联想的深度探测出来”。应该说其出发点是正确的,其中不少解释也有其合理之处,确实能够讲通一些以前不明其意的作品。但是往往过求深解,把原本并无象征意义的兴象也都看成了“性和生殖”的隐语,从而陷入了另一种穿凿的误区。诚如葛晓音先生所说:“如果认为《诗经》里那些表现男女恋情和夫妇相思的民歌作者看见什么都可以和性事、生殖联系起来,认为这就探测到了诗人观察和联想的深度,那么这种思路实际上是在否定了《郑笺》、《孔疏》把一切比兴取象都指向礼义政教的义理说之后,走到了另一个相反的极端。”事实上,无论《诗经》还是信天游,民歌的动人之处正在于对男女爱情(而不是“性”)的朴实真率的表达,一些歌词“兴”的取象即使蕴含某些特定的习俗观念,也是以生活经验的积淀和联想为前提的。我们不妨举信天游中两类常见的“兴”的取象来说明这一点:

1、公鸡和鸟类兴象,通常用来指男性。这类兴象一出现,下句歌词中往往出现男性或与爱情有关的内容。如:“芦花公鸡墙头上叫,哥哥明天就回来了。” (《红火不在人多少》安塞)既蕴含“公鸡墙头叫而人归”这一习俗,同时公鸡飞上墙头鸣叫与妹妹盼望哥哥的急切心情也有微妙的照应;“芦花子公鸡钻米柜,给我找了个傻女婿。”(《芦花公鸡钻米柜》米脂)以公鸡贪食钻进米柜而不得其出起兴,既言女婿之“傻”,又表达出女子内心的窘迫;“黄雀落在圪针林,听见哥哥的声音瞭不见人。”(《手扳烟囱脚蹬墙》延安)以黄雀落入丛林起兴,与闻哥哥声而看不见其人相照应;“百灵子鸟儿绕天飞,哥哥是妹妹的勾命鬼。”(《拿上死命和你交》靖边)以百灵鸟上下翻飞的景象兴起妹妹想念哥哥的心绪纷乱,也与鸟类兴象蕴含思归、迁徙等忧伤主题有联系;“百灵子雀儿百灵子窝,谁不知道哥哥我没老婆。”(《人人都说咱们两个好》绥德)由百灵子雀儿飞入巢穴联想到哥哥无家室;“百灵子雀儿百灵子蛋,谁不知道妹妹我没老汉。”(同上)由百灵子雀儿产卵、孵育后代联想到妹妹尚未婚嫁。

2、花类兴象,主要包括“山丹丹花”、“牵牛花”、“豌豆花”、“荞麦花”等,多与女性及“交朋友”的婚恋主题有关。如:“山丹丹开花满洼洼红,先交朋友后交心”(《先交朋友后交心》延安)、“豌豆豆开花结龙头,十八九开始交朋友”(《十八九开始交朋友》黄龙)、“牵牛牛开花上墙头,十七八开怀为朋友”(《见不上哥哥好心慌》神木)、“荞麦开花花苞头,我今年学下个交朋友”(《交下朋友解忧愁》定边)、“荞麦开花花苞头,交下朋友解忧愁”(同上)、“荞麦开花顶顶上白,想交朋友快快价来”(《想交朋友快快价来》志丹),都是植物开花兴起女子青春繁盛、宜于婚恋的美好之感。

以上分析可以看出,在信天游中,某些兴象确实反复出现,而且一出现这些兴象,下句歌词就有了一定趋向和范围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们已成为一种“套词”式隐语,成为主题表达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。然而,从联想方式来看,这些“兴”包含的内容同样是朴实无华的,是劳动人民对大自然现象a直接、a纯朴的认识。因此,隐语兴与其说是“性和生殖”的象征,不如说是劳动人民日常生活经验的积淀,是某种特定习俗观念的“习惯性联想”。

三、句法相因为兴

信天游中,我们还可以看到一类句法相因为兴的兴体,即上句和下句同用某几个字,且句式完全相同。清代学者已经注意到这类兴的特点,如胡承珙说《小雅?采菽》以“‘采其’、‘观其’相因为兴”。姚际恒甚至认为这是确认“兴”体的明显特征,说《无将大车》是“以‘将大车’而起尘兴‘思百忧’而自病,故戒其无。观上下同用‘无’字及‘祗自’可见。他篇若此甚多,此尤兴体之a明者。”

句法相因为兴的“兴”体,上句取象和应句本文之间不一定有意义联系,主要是以“不”、“还”、“再”、“有”、“数不过”等字来点出其相因的句法关系。如:

墙头上跑马回不转头,

心里头爱你说不出口。

——《心里头爱你说不出口》神木

墙头上跑马回不转头,

娘家里好盛亲不上哥哥口。

——《墙头上跑马回不转头》绥德

“头”和“口”韵脚相同,引起下文,但重点还是在“回不转”和“说不出”、“亲不上”相因的句法关系上,使几种行为在“难以实现”这一点上产生简单的逻辑照应。类似的例子,在信天游中很多。再如:

墙头上跑马还嫌低,

面对面睡觉还想你。

——《面对面睡觉还想你》志丹

五谷里田苗子数上高粱高,

一十三省的女儿就数兰花花好。

——《兰花花》延安

五谷里数不过碗豆圆,

人里头数不过我可怜。

——《人里头a数我可怜》佳县

五谷里数不过糜子光,

人里头数不过咱凄惶。

——《人里头数不过咱凄惶》子长

墙头上跑马高,却还嫌低,面对面睡觉离得a近的,仍然想你;五谷庄稼中高粱长得a高、碗豆a圆、糜子a光,普天下女儿中兰花花a好、人里头没有比我更可怜、凄惶的。皆句式相因为兴,使几类原本不相干的行为和事物,在逻辑上相互照应。

信天游句法相因为兴的“兴”体中,也有一些兴句和应句有微妙的意义联系,稍加玩味,便觉妙趣横生。如:

一根干草顶门哩,

哥哥不来哄人哩。

——《十五说下十六来》安塞

再快的火车总有个站,

再不好的女人总有个汉。

——《再不好的女人总有个汉》绥德

“一根干草顶门”说明妹妹有意留门,等待哥哥的到来,本就是“哄人”的行为,和下句“哥哥不来哄人哩”正相照应;“再快的火车总有个站”和“再不好的女人总有个汉”,不仅以句法显示二者逻辑的对应关系,而且以“火车进站”喻“女人寻汉”,表现出停泊、依靠和归宿之意,形象地反映了陕北劳动人民的婚姻观念。

综上所述,信天游“兴”可分为由眼前景物即事即景而兴、以日常生活经验的联想为兴,句法相因为兴三类。无论何种类型,“兴”的联想基本上属于感觉、经验和句法相因的简单直观的层面。特别需要指出的是,在理性思维高度发达、人类对于大自然的关照越来越理性化的当今时代,作为活形态的“兴”体民歌,信天游对于认识“兴”的发生原理,深入而通达地分析“兴”的艺术思维特征,其“样板”和启示意义是不言而喻的。


Copyright ©  安塞陕之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版权所有
联系方式:13636868384  15667621676  邮 箱:1821231443@qq.com
网站地图  RSS   XML   备案号:陕ICP备11005542号-1
地 址:陕西省延安市安塞县富民街013号   技术支持:动力无限  万家灯火  

关注我们